包子入侵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朝衣

清欢几味:

大纲文,一发完,以后有时间了再扩。
题目引自伦桑的歌《点朝衣》。
竹马君臣, HE
皇帝凯&将军千。
勿上升。
 
 
 
00
 
打小王俊凯就不是个靠谱皇子。
 
上树捣蛋、下水捞鱼……皇宫再大也不过就方寸间一片天,却愣是被他折腾出了山野的活泛来。可怜一群宫女太监追着他满宫苑跑,还得防备时不时哪棵树上丢下来的果子砸到头,又或者是太液池边突然溅起的水花湿了衣裳。
 
太皮了,哪有半分皇家庄重矜贵模样。
 
国府监的老学究捋着花白胡须直摇头,孺子不可教、不可教。
 
可又没办法,谁让他投生的好。
 
王俊凯他母后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家世好,长得更好——名动九州的倾国倾城,仅仅是上元节赏灯时隔着面纱的惊鸿一瞥,就勾去了当年微服出宫的太子的魂儿。那一出太子纳妃、相府嫁女的奢华婚典,直到几十年后两人的儿子都已经会满地跑了,依旧为人所津津乐道。
更难得的是后来太子成了皇帝,富有四海却长情不改,生生为了爱妻废掉了三年一选秀的祖制,从此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帝后恩爱的连话本子里都不敢这么写。
海晏河清、夫妻恩爱,若非说有什么遗憾,那还要算皇后娘娘生王俊凯时难产,虽说最后大人孩子都救了回来,可也是实打实地伤了本根。
太医令跪在下首战战兢兢地擦汗,道是“皇后娘娘从此再难受孕”,不想那九五之尊的帝王倒是看的很开,大手一挥就是流水一样的赏赐——赏救治娘娘有功。
至于子嗣?
皇帝抱着还在襁褓里的儿子给虚弱的皇后看,笑言:一个足够,省得以后打架。
 
 
01
 
后来不靠谱的皇子长成为不靠谱的太子。皇帝选了又选,聘来当世大儒为太子太傅,又点了将军家的独子做伴读。
 
太子殿下不爱读书是真,打第一眼就看上了小伴读却也是真。
 
第一眼是在御花园。
 
皇帝设宴为凯旋的将军接风。
宴是家宴,在座只有帝后太子和易将军一家。
天下兵马三分,一分在帝王,一分散在各州府,剩下一分掌于易氏,世代为将,为君鞭策九州。
易氏父子兄弟都是精武之人,赴宴却领了个柔柔嫩嫩的小娃娃。小孩儿一身绯红色锦袍,领口围了一圈雪白狐狸毛,衬着他巴掌大一张小脸更是精致可人,虽然五官还不及长开,却也很是有了美人坯子的味道,一双清泠泠的眸子是琥珀色,眉峰淡处落着一点小小的痣,抿唇笑时露出俩梨涡。
 
太子殿下当场就呆住了。
 
等王俊凯在大人们的哄笑声中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小美人身边,一手捧着小美人的纤纤玉手。小美人脸色红的跟那一袭漂亮衣裳有的一拼,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最后颤巍巍地咬着唇瓣站着不动,任由小太子“轻薄”。
 
宫里孩子少,多少年没见过这般小女儿情态了,皇帝不禁大笑出声,对易将军道:“爱卿生的好千金,可把朕的太子都迷去了魂!”
易将军也笑,“这次陛下可是看差了眼,臣这不是闺女,是个小子。”
皇帝扬眉,“将军府也能生出这般精致的小子吗?”
是了,将军府素来男多女少,生养的男儿也多是精悍英挺之辈,哪见过这般精致的像玉雕似的娃娃?
皇后慈爱地冲玉娃娃招手,“乖孩子,过来给本宫看看。”
小太子还拉着小美人不舍得放手,小美人得了皇后娘娘这一声却像是得了赦免一般,甩脱小太子,几步跑到了皇后身边,跪坐下来乖巧伏上皇后的膝头。
多年来皇后始终遗憾再无所出,见了小娃娃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抚着他的头发与他问话:“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小娃娃一开口还是一把脆生生泛着甜味儿的奶音,咬着字儿答皇后的话:“我叫易烊千玺,今年五岁。”
“真是好孩子。”皇后拉着小千玺舍不得放手,扭头朝皇帝笑说:“陛下,臣妾想求个恩典。”
皇帝抚掌笑道:“不用皇后说,朕也有这个打算——爱卿,你舍不舍得把你家这娃娃送来宫里,给朕的凯儿做个玩伴啊?”
小太子瞪大桃花眼,还不等易将军开口,就惊喜地蹦高:“多谢父皇!”谢完又跑到母后身边拉起千玺的手,“走!哥哥带你玩儿去!”
 
眼见两个小孩儿手拉着手跑远,皇后笑道:“瞧他们这样子,倒是让臣妾想起了未出阁的时候。”
 
——总不过“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罢。
 
 
02
 
纵使富有四海又如何?山呼万岁还不是挽不住黑白无常锁魂的脚步——皇帝猝死于王俊凯十六岁那年的冬天。
 
十五岁的易烊千玺已经有了几分将军府血脉的刚毅棱角,少年裹着一身青色大氅,怀里掖着一小包什么,偷偷溜进临时作结庐守灵的宫殿。
白天的喧闹都散去,灵柩前两盏长明灯幽幽曳曳地亮着,冷风顺着半开的殿门勾动魂幡,在地面投下鬼魅似的影。
王俊凯的脊背挺直,跪在他父皇的棺椁前。这几年的时间里他就像是初春的柳枝,个子窜的飞快,然而在易烊千玺看来,此时跪在那里的王俊凯,分明还是十年前的小太子,小屁孩儿一个,一言不合就湿了一双漂漂亮亮的桃花眼。
千玺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挨在王俊凯身边也跪下,对着皇帝的棺椁恭恭敬敬叩了三礼,才直起身轻轻推了推王俊凯,“小凯?吃点东西吧。”
听到易烊千玺的动静,王俊凯努力想要冲他笑一笑,可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僵硬了,最后只扯出一个似是而非的颤抖,连带着声音也颤抖起来,“千玺……”
千玺抬手抚上王俊凯的侧脸,和他额头相抵,“没事,我还在。”
 
“父皇……”
 
“我知道。”
 
那一夜的风格外刺骨。千玺敞开大氅把两个人一起裹住,王俊凯动了动,将头抵在他的肩膀,千玺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很久之后,终于自肩头感觉到一阵湿热。
惨白的魂幡在夜风中纠缠,长明灯的火焰跳动,千玺抱着王俊凯正对着殿门跪坐,就在那很偶然的一抬眼,他看到素白的裙角滑过夜色,又沿着长廊匆匆离去——
 
皇后娘娘。
 
易烊千玺微微眯起眼。
 
 
03
 
依制,新帝以日代年,当为先皇守孝二十七日。于是转过年到冬雪初融,报晓的迎春最早开上枝头,礼官司正,王俊凯于太极殿前受群臣朝拜,继皇帝位,昭然天下。
 
虽说先皇崩的突然,可王俊凯是早十年就定下的太子,暂时的慌乱过后很快一切按部就班,改元拜新帝,皇后加封为太后,等到冬装再换成轻薄的春衣,宫廷俨然已经习惯了它的新主。
宫中女眷都已经改穿轻纱罗裙,易烊千玺却还裹着一袭大氅行走在宫闱间,去拜见太后。
 
丧礼后太后大病了一场,到现在依旧整日昏沉,一天下来也清醒不了几个时辰。易烊千玺是算着时间来的。宫女替他挑起珠帘,又要去落床帘,却被一只瘦削的素手挡了住。
“无妨,”太后勉力撑起身子,宫女忙取了靠枕扶她坐好。千玺垂首站在床前虚扶了她一把,太后便顺势捉住他的手腕,喘了几口气,吩咐宫女道:“你们都下去吧,哀家要和易公子单独说说话。”
宫女犹豫了一下,没动。
太后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似乎是动了怒,曾经温柔的美人陡然拔高声调:“怎么!哀家的话都没人听了吗!”
那一声刻薄又刺耳,像破碎的瓷片划过铁板,宫女太监呼啦啦跪了一地,都压低了头不语,却也没有人出去。
眼看太后喘声一声重过一声,易烊千玺开口:“下去吧,出了事有我担着。”
 
“听说……”殿里只剩下太后和千玺两人,千玺放开太后,自己拖了把椅子在她床前坐下。太后盯着他的脸,神色复杂,“听说将军府的人曾来接你出宫。”
千玺微笑点头,“不想太后娘娘身在深宫又重病,前朝的事倒也知道的清楚。”
太后一颤,哆嗦着又要去拉他的手,这一次却被他轻松躲开。太后一脸哀戚,“你……你都知道的是不是?你父亲告诉你了,他一定告诉你了!”
千玺脸上的笑容不变,双手交握在腿上,俯身向床上病弱的女人更靠近了一些,近乎耳语道:“父亲说——我乃兰棹子。”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太后虚幻地笑着,脸色白的近乎透明,那一张曾经倾国倾城的容颜并未因时光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美丽的桃花眼里落下泪来,她低声呢喃:“我这一辈子……又算什么呢?”
 
“您这一辈子啊——”
 
十年前那把泛着甜味儿的奶音已经成了低沉优雅的男声,只听易烊千玺道:“母仪天下,以天下养。”
 
 
04
 
易烊千玺从太后寝宫走出来,还没走出多远,就顿住了脚步。
 
庭院里,王俊凯不止已经站了多久。他身形挺直,一身玄色龙袍,广袖静静垂落在身后,就像是出鞘的宝剑,锋利,又冷冽。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笑开,快走了几步到他身前,“陛下?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眼中的冷意在看见他后终于化开,像小时候一样拉了他的手,两人并肩一起往外走,“听下人说太后私下见你,朕不放心,过来看看。”
“太后病了,陛下又忙,左右我在宫里闲着无事,不如来陪陪她老人家。”易烊千玺笑着晃了晃他的手,“不用担心我。”
王俊凯斜睨他一眼,“你要是能少喊两句‘陛下’,朕也就不用担那么多心思了。”
易烊千玺挑起眉梢,“那你倒是也少自称两句‘朕’啊!”
 
从小到大斗嘴王俊凯就没能赢过易烊千玺的,就算现在成了皇帝也一样。
见他吃瘪,易烊千玺一扫刚刚在那阴郁宫殿里的阴霾,无声大笑起来。
 
那时节阳光正好,御花园里姹紫嫣红开遍,年轻的帝王偏过头看向身边的青年,那一双和太后如出一辙的桃花眼里融满了春意。
 
 
05
 
“南疆苗寨不安分,这一仗若不打,只怕早晚要被苗人欺到头上来。”
御书房内,易烊千玺拿起一本奏折翻了翻又放下,叹了口气,“都是等着看你笑话的。”
“是啊。”王俊凯面前也堆着两大摞奏折,愁眉苦脸,“一年前易老将军告病引退,你大哥守在北疆也是动不得的,朝中不缺兵马,却少一个能挑大梁领兵的将——”
 
易烊千玺的脸忽然在眼前放大,还要几个月才满十八岁的青年一派孩子气的朝他扮了个鬼脸,“谁说朝中无将?”
 
“你……”
 
易烊千玺忽然对着他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行的却是军礼,郑重道:“千玺请战!”
 
王俊凯瞪大眼睛,拒绝下意识就要说出口,“不……”
 
易烊千玺仰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小凯,相信我。”
 
三日后,朝中宣旨,封易氏次子为靖南将军,领军十万,势平苗疆。
 
也就是在这一天,前朝旨意刚下,后宫宫人急报——太后病危。
王俊凯疾步冲进太后寝宫,却又在临进门的最后一瞬间停了下来。他缓缓退了一步,对身后人说:“你……替我去看看她吧。”
因是拜将,千玺身上穿的还是戎装,他一路跟在王俊凯身后,直到这时才走到他身前,像许多年前先皇驾崩的那个晚上一样,倾身抱了抱他,然后越过他大步走进内殿。
天空飘起小雨,内侍诚惶诚恐地请皇上移驾,王俊凯却恍若未闻,孤零零地站住庭院里。他的身后跟着很多人,可这一刻,终究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
 
太后崩了。
年复一年的病痛吞噬了她的美人皮相,最后瘦的只剩一把骨头。易烊千玺跪在她的床前,抽出她手中到死都没有松开的玉佩。
玉上刻有一株兰草,背面是两个小字——兰棹。
 
二十几年前,太后尚是未出阁的丞相娇女,闺名,兰棹。
 
 
06
 
虽逢太后国丧,皇帝却下令靖南将军的大军如期出征。
 
临行那天,王俊凯一身素衣站在城头送他。
烟雨迷离,易烊千玺银甲长枪遥遥回首,恍惚间王俊凯竟觉得好像又听见他的笑,再看时,斯人却已成一道锋芒率大军没入雨中。
 
战报和太后的丧仪一起,一桩桩、一件件送到皇帝案头。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吃也一起,住也一起,学在一起,调皮捣蛋挨罚了也是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书房里批奏折时,王俊凯总忍不住下意识往旁边看去,那里有一张书桌,上面一应摆设都是王俊凯下令照着易烊千玺的喜好来的,如今主人不在,只能空置。
内侍走近挑亮了灯芯,茶水尚温,皇帝面前的奏折还停留在大半个时辰前的那一本,是礼部奏——请太后灵入先帝墓。
一个“准”字,反反复复,最终还是落不下笔。

先帝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就是他的皇后。

皇后一生也只爱过一个男人,却不是先帝。

先帝死于太后之手,死在她十数年如一日涂了毒的指甲缝里,那段天下传颂帝后夫妻携手走过的路,却不知早就浸满了缠绵的毒。
王俊凯恨她,却不能杀她,因为她是他的母亲,也因为……她是他的母亲。
皇后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是易烊千玺名义上的叔父。

所以皇后体弱不能再生育是假,皇后求佛不肯见人也是假。王俊凯之后是易烊千玺,当年御花园里那一双携手的孩童,分明就都是她的亲生子!


07

太后终究没有与先皇合葬,王俊凯不顾朝臣反对下旨,另择福地为太后修建陵寝。

扶灵柩入地宫后,王俊凯遣散了送葬的朝臣,一个人慢慢悠悠地爬上了离帝都不远的昔景山。
大道出了城门,沿着昔景山的山根儿一路蜿蜒往南,正是当日易烊千玺领兵走过的路。脚下落叶沙沙,风缠着衣角打过转儿又飘远,四周一片安宁,王俊凯忍不住出了神——

这时候,他该是在大军回程的途中了吧?

“陛下,回宫吧?”暗卫替他裹上披风,低声道。
风渐渐大了起来,王俊凯打了个寒战,将衣服拢的更紧了一些,又往路尽头南边的方向看了一眼,才终于恋恋不舍地转身,“走吧。”
先前怕打扰皇帝雅兴的暗卫纷纷从树林里跳了出来,簇拥着王俊凯下山。众人才走到半山腰,突然有眼尖的暗卫惊呼出口,“看山下!”
王俊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骑白马自远处疾驰渐近,激起路上尘土,马上骑手地身影被扬尘挡住,模糊地看不清晰。
“好像是易将军!”这群暗卫都是易烊千玺在宫里时专门挑身家清白的少年一手训练出来的,自然再熟悉他不过,于是有了第一个认出来之后,紧跟着吵吵闹闹都欢呼了起来,“小易将军回来了!”
王俊凯不如暗卫们武功高超,还辨不清马上的人影,可他仍忍不住快走了几步,与此同时那一人一骑也已经冲上了昔景山的山道。
远远地,少年将军冲他高高挥舞手臂,阳光照在银色的铠甲上,反射出一片耀眼的光亮。少年的笑容在光影里,脸颊梨涡清浅,一双眸子淡淡,朗声笑道——

“我回来了,我的陛下!”


——END——





其实原本设定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但因为我……懒,嗯。
——真的,可复杂。你们随便感受一下。

上一辈恩恩怨怨留下到这一辈俩孩子,同母异父的小太子和小少爷。皇帝把皇后的爱人、也就是小少爷他爹派去战场,最后死在战场。皇后佯装也爱皇帝,实际上一直在给皇帝下毒,皇帝爱皇后爱到甘心死在她手里。
皇帝死后小太子成了小皇帝,小少爷成了小将军,俩孩子一早就知道当年的恩怨。将军家替小将军造势说小将军才是皇帝的孩子,想趁小皇帝根基不稳造反。小将军为了保护小皇帝,请命领兵出征,假装同意家里的阴谋,实际上清理完边境转头就把要造反的叔叔大爷收拾个一干二净。
从此小皇帝坐稳皇位,小将军宠冠六宫????



评论
热度(416)

© 包子入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