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入侵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凯源专属故事:

表演班·顶级流量x富家公子 中长篇 H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这天接王俊凯放学,在车里,晓峰突然转身看向他,说:“你最近都不跟我聊王源了啊。”


空调气流围绕在夏日里温热的脸颊周围,王俊凯一点也没慌,他摩挲着指尖,回答:“没什么事儿啊,聊什么?”


“脚好了没?”


“已经恢复了,活蹦乱跳的。”


王俊凯清了清喉咙,举起杯子来喝水,车里播放着王俊凯前几天才发的新歌,深沉又慢节奏,传说里的致郁系。


“换首歌,节奏感强一点的,我这个调子都要听吐了。”王俊凯戳戳晓峰的肩,眼露焦虑,他录的时候在棚里关了一个通宵,现在听这首歌脑子胀。


晓峰干脆直接关了音乐,他一看表,是夜里九点三十,这一段有点堵车了,就嘱咐王俊凯:“你睡一下吧,黑眼圈好重,明早上镜不太好。”


“不会ps么?我才不睡,我要看手机。”王俊凯给王源发了消息过去,让他尽量别吃宵夜,他大概知道王源有多别扭,放肆几天又要嚷着减肥了。


“你别管我,我好着呢,别和你搭档搞暧昧,现在小姑娘家家人都可好了。”


王俊凯不由得笑出声,实在太过惹耳,晓峰又转脸来看着他,说:“你收着点,上台别这么笑,拍照全是崩的。”


王俊凯抬起脸来看着他,鼓鼓嘴,说:“我乐意。”


“你要我跟你妈妈聊一聊么?这么任性?”自从上次去王俊凯家吃过饭以后,晓峰算是抓到了王俊凯的命脉,他知道王俊凯最怕他妈,于是动不动这样威胁他。


王俊凯说:“你最好不要让我把你和超模加微信的事儿说出去。”


王源洗完澡出来,将空调温度增加一点,他擦着头发上的水珠,看到了王俊凯迟迟发过来的回应:“我从来不和任何人搞暧昧。”


“切。”王源不屑一顾,他把手机扔到床上去,就去吹头发了。


 


王俊凯又一次和方静昆合作,拍某巧克力品牌的广告,两人默契有所增长,见面也不需要磨合。方静昆穿了件定制婚纱,短发已经过耳,造型师给她喷发胶,弄了个简洁的栗子头。


这又是王俊凯的第一次,之前,他还从来没有演过新郎,导演搞来一大捧玫瑰让他举着,两个人劳累一整天,终于将整支广告拍完了。


王俊凯的粉丝来拍图,喊着:“卧槽,帅!”


“跟大家伙招招手嘛。”方静昆看王俊凯一脸淡然,不禁提示他,毕竟大热天,那边栏杆上也吹不到鼓风机。


王俊凯不善于和粉丝搞少女心式交流,他更愿意在收工的时候给大家鞠躬,但他还是贴心地托晓峰订了星爸爸给粉丝和工作人员,内心里想,算是他恋爱的粉丝福利了。


收工,天快黑了,方静昆妆也没卸,突然上来给了王俊凯一个真挚的拥抱,她说:“小凯啊,再会了。”


女生声音甚至带着哀伤的色彩,让王俊凯一愣。


方静昆拖着婚纱的裙摆,王俊凯的粉丝后面挤出来一个托着相机的人,他和穿高跟鞋的方静昆差不多高,他一路走过来,说:“你哭什么呀?”


音色低沉又温柔,男生走上前,揉一揉方静昆的脸蛋,他说:“跟我结婚吧,静昆。”


周围王俊凯的粉丝都开始尖叫了,反正带着相机,有什么拍什么。


“我就穿着婚纱呢,那你带我走呗。”说起话来声音柔软,还带着哭腔,女生牵住了男生的手,用劲握着,在鼎沸的人潮里,离开了。


王俊凯全程都是惊异的,他才明白方静昆为什么要和他告别,看样子,是不会再接戏了吧。


他突然有点心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触,于是拨通了王源的手机,他说:“跟你说个事儿,方静昆今天被求婚了。”


“我知道,我加了你粉丝群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比新浪网民都知道得早。”王源应该在走路,这个点儿,快上课了。


“男朋友是圈外的,他们说是个摄影师。”


“对啊,好浪漫哦,这样总比点蜡烛有意思多了。”


王俊凯想了想,突然就问:“那你给谁点过蜡烛么?”


“当然点过啊,”王源突然来了兴致似的,不假思索地回答,听着就是事实,“不过女孩子根本不喜欢这种,她们更喜欢化妆品和小裙子,还有玫瑰花,你一定要请她的朋友们吃饭,这样她就觉得有面子,不喜欢你都不可能。”


王俊凯喉咙有点难受,他伸手就拽掉了领结,将衬衣上的扣子松开一些,说:“你都给林颖送了些什么?我觉得她看起来就不好追啊。”


“都过去了,提她干嘛,”王源瞬间冷了声音,他说,“她让我心烦。”


“你和她当初是奔着什么去的?”王俊凯心口闷闷的,他站在片场一旁的走廊里,轻声问。


王源想了想,说:“奔着我能追到她去的,我以为至少耗到新年以后吧,谁知道她突然就答应了。”


“那你和我呢?”


“什么意思啊?”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阖住眼睛想了想,再次问:“你和我是奔着什么去的?”


至少目前,王源觉得这问题有些刻薄,他突然就烦躁起来,因为他心里确实没有答案,他说:“我不知道。”


王俊凯被他的冷言冷语弄得火大,一瞬间不知道接什么,他气得胸闷,一冲动,就将手机挂断了。


王源已经走到了教学楼的台阶上,他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愣在了那里。


 


王俊凯夜里就飞去国外了,于是两个人谁也没有主动联系,小摩擦搁置起来,想着就焦急又无望,王俊凯根本没有谈过恋爱,他不理解王源这种人如何在一段又一段感情里脱身,他突然觉得,对王源的爱情抱有希望,简直是个笑话。


他这次太草率了吧,怎么就瞬间昏沉,上了王源的贼船呢。


此刻,飞机正在大洋上空正常飞行,而寝室桌前的王源,少见地拿了本书,而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网页——惹男票生气了怎么办?


秦峻博下床来上洗手间,王源警觉地将电脑合上了,那男生说:“你慌什么啊,我没戴隐形,啥也看不着。”


王源突然转过脸来,问:“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么?你怎么哄她?”


秦峻博不理解王源为什么问他这个,按理说王源哄女生可是有一套的,想了想,就说:“一定是买买买,送送送呗,不过我们俩不吵架哈哈哈哈。”


王源白了他一眼,就准备上床休息了,他拿出手机想发个信息个王俊凯,又觉得算了,王源谈恋爱的频率像买衣服,可王源从来没有这样慌张过。


 


王俊凯四天后返回,他给王源带了台智能的按摩仪,回家休息了几个小时,中午到寝室,这天是周末,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王源的东西堆满了整张桌子,椅子上一摞全是衣服,王俊凯依次帮他整理归纳,又把地板擦了一下,他爬到王源床上去,想看看有没有偷藏的脏袜子。


王源的夏凉被团成一团堆在床角,枕头下面埋着一颗屁桃玩偶,王俊凯手一抖,不小心给他弄到地下去了,吓得一身汗。


还好没有弄脏,地板是刚擦过的,这颗屁桃是王源的亲宠物,必须放在脚下面才心安的那种。王源的被单枕头都是十分性冷淡的黑灰色调,可又要买印阿狸的小毯子和公仔来。


突然,门锁“嗒”地开了,王源径直进来,走到了床边,眼神里凝着层霜,看什么都冷冰冰。他问王俊凯:“你在我床上干嘛?”


王俊凯都快被吓呆了,这样的情形显得自己像个变态,两天前在纽约和好莱坞影星对话,两天后的此刻,却在王源的床上找他的脏袜子。


“你今天来学校?”王俊凯把一双袜子丢下去,自己也爬了下去,他绕着王源走,将桌前的椅子摆正。


才发觉,门外居然有人。


王俊凯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见王源让司机拎进来了一堆纸袋,大概分三次,堆了半屋子,打发司机下楼,王源才找了张椅子坐下,他随意拿了一只袋子里的手串,打开盒子递给王俊凯。


王俊凯疑惑而地接过去,说:“挺贵的,买这么多,穿得过来么?”


“你在我床上干嘛?”王源记得这个问题还没有回应,他又问。


“我,我帮你整理一下,你弄得好乱啊。”


王源这才将目光落在王俊凯手里的盒子上,他说:“都是给你的,你别生气了。”


王俊凯真真切切地窒息了两秒,他吐了口气,看着那一堆奢侈品成衣和配饰,用入圈几年的见识估算了一下价格,然后摇了摇头,说:“别这么乱花钱,攒着给你自己买车买房子啊,我穿得舒服就行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奔着什么才和你在一起的,我暂时没有答案,你别怀疑我。”


“你那天说不知道的时候,可不是这种语气,”王俊凯嘴上还是强硬,可他回身去,从桌上拿了按摩仪过来,说,“给你买了这个,也不知道喜不喜欢,能不能有用。”


王源有点无语地任他摆弄,枕型仪器按压着颈部和肩膀,感觉热热的,也没有什么噪音。


王俊凯在他面前坐下来,继续说:“这个国内还没有卖的,我在网上查了,自己去店里拿的,我还体验了一下,真的很舒服。”


“还有时间逛街?”王源问。


“你是我的初恋啊,王源。”


正午,透过阳台的玻璃门看得到淡蓝色的天,王俊凯坐在向光的地方,他蹲下去把地上的盒子收好,说了这样一句话。


王源愣住了,他盯着王俊凯的发璇儿看,又用指尖碰碰自己的眼皮,心一下子跳得快而且隆重,后背都发麻。


王俊凯的这颗心啊,真的很真。


“那你挂我电话干嘛?”王源听话将那些东西退了,又执意留了手串给他戴着,两个人在寝室里,各自躺了张床。


王俊凯回答:“我被你气到了。”


“谁不气啊。”王源说着坐起身来,看着王俊凯,他突然就站起身,爬到王俊凯床上去了。


熨帖的淡绿色田园小清新床单被踩出褶皱,王源坐在王俊凯身边,看着他挂满疲惫的面颊。


“我睡一下,你小点声。”王俊凯说话间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他手背搭在额头上,王源帮他捂好被子,又下床去,将窗帘关上。


王源在寝室坐了一个下午,他看不进去书,脑子里回响的是声音和画面,王俊凯说:“你是我的初恋啊。”


——


tbc.


 


 


 


 



评论
热度(656)

© 包子入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