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入侵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凯源专属故事:

表演班·顶级流量x富家公子 中长篇 HE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王俊凯回家收拾行李,看见了堆在书桌上的的快递,他随手拆了一下,看着复杂,就暂且装回盒子去,接着塞进柜子里了。


最近又一场寒流来袭,王俊凯穿了件昂贵而不挡风的大衣,眼神冷淡地走机场,他忙得晕头转向,身体有些不适,晓峰带他去看了中医,褐色的苦涩药水每天都得喝。一登机,晓峰就凑过去和前排的人讲话,王俊凯无聊的拍拍他,问:“干嘛呢?”


“来来来,院草打个招呼。”


王俊凯一瞬间有点懵,他在座位里瑟缩着,宛如一只经历了寒冷的小猫,抬眼看着前排站起来的男生。


他才知道,院草就是前些天红遍网络的新闻主播,每天坐在演播厅里念大事要闻的那种,惊异里,王俊凯跟他说了你好。


王俊凯最后很乖巧主动地和院草换了座位,他知道他们俩最近都没见面,自己东奔西走,包括晓峰在内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往往和家人聚少离多。晓峰永远一张挂满嫌弃的脸,举起手机给院草拍了张照。


睡了全程,醒来时明显舒服了一些,后来下飞机,去酒店,晓峰拎着中药,巫师一般地走向他,王俊凯喝得眼泪汪汪。


院草这次是回老家探亲休假,是在这附近玩大的,他带两个人去骑车,逛最有地方特色的风情小街,然后吃夜市。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这么疯玩过了,除了狗粮有点过量,其他一切都那么完美,他终于记起了一万年等投喂的粉丝们,于是发了自拍和风景照,凑了个九宫格。


第二天凌晨三点就起床了,王俊凯看手机,得知自己仅仅睡了四个小时,他想再赖床一下,可怕待会儿上镜眼睛肿,早餐的水煮蛋皮有点难剥,王俊凯干脆不吃了。


晓峰剥了个完整的,给他扔在盘子里,轻声吼了句:“坐下,吃了。”


他最近瘦得不成样子,粉丝天天给晓峰发私信,晓峰也很发愁,只能盯着他吃饭,可王俊凯说:“其实我这个瘦子比普通人更怕胖。”


这边天气暖一些,可湿漉漉的,这一期户外真人秀是半年前的约,由于各种原因,一拖再拖。此刻,王俊凯穿了节目组统一的运动套装,在细雨里奔跑着,园林里景色苍翠,王俊凯脑袋上扣着外套的帽子,穿过一条长廊,去找一块拼图。


一块玻璃后面打着淡黄色的灯光,一排微缩版的藤椅藤床静静摆放着,比人的手心都小很多。王俊凯走出去一段,又回过头,他掀了帽子,喘着气在玻璃外面看,看得走了神。


“哇,这个好精致啊。”声音中掺杂着疲惫,王俊凯转脸对镜头露出一个笑来,他连续赞叹了好几次,直到导演开始催了,他才继续往前走,去找拼图。


走到尽头时,王俊凯又回头一次,他流连那一排小家具,差点忘记了游戏的限时规则。


晓峰一个人跟着他,背着包抱着水杯,中午喝的中药在保温杯里,院草刚刚开车送过来。结果一休息,王俊凯就拉着他去看那些藤椅藤床,以及精巧又还原的小木柜;男孩脸上还是运动之后的汗痕,突然抬起脸,看着晓峰,说:“不知道卖不卖。”


晓峰惊异地愣住,过几秒才问:“想玩?”


“我就觉得有用,挺好玩的。”王俊凯看了几分钟才直起身来,他转身,拉着晓峰去车上了。


 


王源最近有点轻松,他不用时刻担心直面他的暗恋对象了,上课下课是常态,回家休息也是常态,秦峻博被学姐撩了,这几天正在花海里徜徉,王源只做一个倾听者,可在路上,秦峻博突然说起一件很遥远的事。


他说:“酒桌上听说件事,不知道林颖有没有告诉你,十月份那阵儿,李吉接触过她,本来都有一线希望成为女主角,后来败给了于欢欢学姐。”


王源知道于欢欢已经进组了,可从来不知道林颖和这件事有关,他挠挠脸颊,回忆着,说:“嗯——十月份,十月份我俩刚在一起呀,她没提过。不过她干嘛跟我提啊,又没选上对吧。”


秦峻博没说什么,两个人一直走到停车场,冬季的阴天灰蒙蒙,他转过脸来,对王源说:“她突然就答应你了。”


“我不够帅么?”王源走向了自己的车,丢下一个问句给秦峻博,他正被一个王俊凯搅得心烦。


没有了以往的心态,连一顿饭都约不出口。


王源有天夜里喝了点儿,拿出手机坐在房门口,翻出来王俊凯的号码,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看着,酒精味道充斥口腔,王源吐了口气,突然就无奈地笑,他等着手机自己灭掉,就起身去洗漱了。


别人眼中,王源藐视着一切,日复一日的肤浅又冲撞,可此刻真正的他,早就手无寸铁,他开着车行进在灯火缭乱的街区里,心口沉甸甸的。


 


过了大约一周,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王俊凯也回来了,在转辗忙碌了三个城市之后。他的电影上映两天,已经占据了话题榜前几位,不断的热搜与通稿,以及来自社会的追捧和批判。


王源大概是全班唯一没有去看这部电影的人,他一路上经过几家电影院,终究没有决心进去,他甚至盲目认为,这样的靠近将使他永远踏入深渊,永远无法清醒了。


王俊凯又不会喜欢他,如今的接触也大概是浮于表面的社交需要,读书目的大相径庭,未来也不可能在同一个领域里发光发热吧。


家附近的超市里展示着一张《祥云》的海报,一靠近就映入眼帘,阴冷的雨天石桥上,背包穿休闲装的旅行女孩和穿白衬衫的男生;方静昆从背后抱着王俊凯的腰,脸颊贴在他脊背上。


王俊凯金边眼镜和西裤,像是从上世纪初的街巷深处走来,带着雨天尘世花柳的香。


林芜停下来,她抬起脸,说:“很好看的样子。”


“妈,我们去看吧。”


“有时间再说吧,你可以约同学去看。”


王源没再说什么,他最后一丝勇气也没了,他又想起昨天下午在教室,王俊凯说:“王源你等一下。”


他背对着王俊凯站,可他已经呼吸仓促了,转过脸挠挠额头,问了句:“啊?”


“我们司机那次做得不对,他知道错了,我替他再次给你道歉,下次见面,他会跟你亲自说。”穿黑色棉袄,王俊凯的兜帽上还有两只胖胖的熊耳朵,他走过了米兰时装周和大银幕,可此刻,依旧是个纯净又青涩的少年,比那海报里的造型还干净一百倍。


王源微笑着摇摇头,说:“没什么关系,我都忘了。”


他笑容潇洒又敏锐,薄荷音里藏着一把新开的利刃,刺得人心痒,可思绪深处,早已经颤抖得一塌糊涂,王源背好了装书的包,几步跨出教室去了。


陪林芜买了很多食材,王源帮她推车,安安静静,准备这一天的晚餐。


 


王俊凯终于有了一个下午的空隙,他回家就进屋,将带回来的盒子放进柜子里,倒头就睡,梦里一片雨雾蒙蒙,看不到远处所以安全感倍增,一睡就到了夜里九点多,妈妈弄了宵夜给他,并且让他把最后一杯中药喝了。


“电影很好看,我第一次看你演爱情的戏,我挺感动的,你可以做得这么好。”妈妈是很果断又很感性的人,年轻时候也当过追星族,王俊凯的每一部作品,她都会细细去体味。


“不要催我恋爱。”王俊凯预感到母上要话锋一转了,于是他立即阻断了去路,说出这样一句。


“没有,你才这么小,我不着急。”


王俊凯吃着面条,耸耸肩,无奈地说:“满眼写着期待和好奇,不着急才怪。”


于是,情没煽起来,母子俩人开始了互相拆穿,最后胜利者王俊凯主动去洗了餐具,然后飞奔回自己的小房间,拼装小房间。


可惜他太累,弄了没多少就再一次困了,因为明早还要上课,于是就收拾干净桌子,洗漱睡觉了。


梦里什么都有,梁琳骂了他几句,学院门前的墙上,被雨水濡湿的浮雕,一个背影在雨幕里,朦朦胧胧的。


 


可是第二天的课只能上半天,下午,王俊凯要飞去另一座城市,和剧组一起录节目。方静昆刚从热带回来,带了很多特产给大家,休息室每人都有,可大家还是聚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片场,谈笑间拍了张合影,方静昆发到微博上去。


王俊凯转发:“我们都超可爱的。”


他意指四五名主演,可网友的眼里,我们只有两个人,于是评论里一路队形,纷纷发一个:我们+doge。


王俊凯有点无语,他和方静昆算不上关系特别近,只是由于那次求签和方静昆手上的戒指,因此被认定了有着不可描述的关系,加之电影宣传时期的需要,一切都变得逼真又朦胧起来,观众入戏了就嚷嚷着他们一定是带着真情实感在演戏,王俊凯演技不可能进步那么大的。


方静昆专程来休息室找他,刘海上别了只夹子,她说:“你别往心里去啊,你也知道每一部戏都会来这一套。”


“没事儿啊,我觉得你人真好,就像我姐一样。”王俊凯由衷地欣赏和爱戴她,虽然方静昆只比他大了一点,可思想里某些东西是他长久无法企及的,这样的人在圈里不多见,并且,一般的人不可能使她打开心扉去照料。


“那你就是我弟了,姐罩着你,看谁敢欺负你。”


晓峰拿了王俊凯带的风干牛肉给她,她特别开心地笑,说:“谢谢,太喜欢这礼物了。”


晓峰认定,在这个圈子里,王俊凯有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朋友。


 


上公共课,王源一抬眼就瞧见前桌的女生刷着哔哩哔哩,视频正是前些天上了热门的cp饭制,王俊凯和方静昆的跨剧剪辑,王源知道王俊凯发微博了,评论第一楼上千条的回复——我们。


他当然明白影片营销在此cp发展中的推力,可王俊凯在班上的矜持与自律,又仿佛在证实着什么;深情版预告片里,王俊凯俯身去吻清纯又青涩的女生。


王源一抬眼,将手机按在了桌兜里,他摸摸鼻尖,不敢将眼睛闭上,他或许会幻想,将女生的脸换成他自己。


两个人站在那一片麦田里,深蓝色的天空泛着凉意,灰色夹杂在云里,王俊凯的白衬衫卷起袖子,他抬手抚摸他的额发,眼神里是轻柔又泛着涟漪的水色。再近一些,呼吸的声音放大,带着生命和爱的张力,风把心脏点燃了。


王源在床上清醒过来,遮光窗帘透不进此时的晨光,是起床的时间了,手机闹钟是王源新设的,周杰伦的歌。


 


 ——


tbc.

评论
热度(499)

© 包子入侵 | Powered by LOFTER